nba2k17手机中文版官网|nba杜兰特海报
滚动快讯
我社举行2017年北京?#25945;?#31572;谢会 精品教辅,沁满鹏城——我社教辅专题荐书会及英语学习讲座在深圳南山书城举行 《新英汉小词典》(第4版)新书发布会在上海书城举行 《山寨中国的终结》问世广受关注——雷小山外滩三号纵论中国创新动力源 黄昱宁获“春风?#38469;?#21183;力榜”金翻译家奖 “爱情的盐味:《卡罗尔》下午茶阅读分享会”举行 译文社2016年亮点新书吸引京城?#25945;?/a> 《博尔赫斯全集》第一辑在沪首发 作家学者共同解读“作家们的作家” 2015上海书展译文社表现不俗 第十二届译文CASIO杯翻译大赛 我社举行2015年北京?#25945;?#31572;谢会——京城记者评选译文社年度十大好书 知名培训师“袋鼠老师”做客北京天津——戴愫女士现身说法为职场“小兵”支招 我社举办《ELE现代版》新书发布会暨西班牙语教育教学专家论坛 抓住孩子想象力发展的关键期——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刘绪源主持“夏洛书屋“讲座 召唤读者融入 记?#38469;?#20195;语言——《英汉大词典》(第三版)编纂工程启动暨概念发布会在上海书展举行 米兰•昆德拉最新小说《庆祝无意义》译者马振?#19968;?#28909;签售 《美国本科留学指南》新书首发受追捧,权威解答直击留学申请难题 《新英汉词典 第4版(修订本)》隆重推出 TimeOut城市指南丛书 《英汉大词典》英文代序(全文)   
选择类别:
 
查询关键字:
在版书目查询
述评查询
期刊查询 高级查询
译文
奥?#30340;?#30340;安达卢西亚庄园
    

奥?#30340;?#30340;安达卢西亚庄园

/王子红

 

    提到美国南方作家福?#22235;桑?#28014;现于人们眼前的自然是他所魂牵?#23627;?#30340;那片邮票般大小的乡园和他?#19994;?#32463;营了几十年的?#21543;介?#27233;树别业?#34180;?#32780;说起弗兰纳里·奥?#30340;桑?/SPAN>Flannory O’Connor1925—1964),人们往往悲叹她那命运多舛的人生。其实,身为南方作家的奥?#30340;?#21516;样是故土?#29273;耄?#21335;方这片风情独特的土地为她提供了创作的源泉和灵?#26657;?#32780;她所热恋的安达卢西亚庄园则是她创作的港湾,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仍留有她的印迹。她生活在自己的安达卢西亚——“栗色山庄”中常观照人生,一日三省,她生花的妙笔表达?#20439;?#24049;对人生的思考、对社会的理解和对自然的热爱。她在短暂的一生?#26657;?#20849;出版了一部短篇小说集《好人难寻》(1955)和?#35762;?#38271;篇小说《智血》(1952)及《强暴者得胜》(1960)。在她去世后,她的另一部短篇小说集《上升的一切必然汇合》(1965)也得以出版。1971年又出版了她的短篇小?#31561;?#38598;,包括三十一个短篇,其中有十二篇是从?#35789;?#22312;小说集里出版过的。现在,奥?#30340;?#24050;是美国二十世纪小说史上最具创新性、最有影响力的小说家之一,她的南方故园?#24067;?#21457;了人们探迹寻胜的热情。

 

 

    有一片热土,相传屹立着一座由古罗马神话中的大力神创建的城市,力量在这里成为永恒。斗牛场的碧血黄?#22330;?#24343;拉门戈舞的铮铮响板、近乎热带的奔放阳光的所有经典要素都在这里汇集。这是对西班牙著名旅游地区安达卢西亚的赞颂。但是我们这里所要谈及的?#35789;?#20301;于美国米勒奇维尔市的安达卢西亚——著名作家奥?#30340;?#30340;乡村故园。

 

    奥?#30340;?#30340;安达卢西亚庄园位于美国乔治亚州鲍德温县441号高速公路西边,距离米勒奇维尔市区大约四英里。绵延的山脉、红色的粘土、葱翠的松树以及阔?#35835;?#26159;这一地区的特色。美洲土著居民在这里生活了12000年之久,历史遗迹、陶器、工具、武器和一些独具特色的地名,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安达卢西亚占地544英亩,坐落于起伏较缓的山脉中间,包括一座名为“栗色山庄”的庄园,里面有种秣草地、牧场、池塘和森林。托布勒小溪从西苑的角落进入,蜿蜒流淌其间,由东南方向流出。田庄内有一座主建筑,一座专供佃户杰克与路易斯·希尔居住的建筑,主畜棚与一个小?#25176;笈铮?#26377;工具间、牛奶加工间、车库(称作工具间)、水塔、小型贮藏库(曾是水井棚屋)、马厩、水泵房和三间佃户住房等。

 

    安达卢西亚庄园以自身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在这片土地上,?#20998;?#20154;与土著美洲人有过交往,并且签订了贸易协定。有记载说,蜿蜒流淌其间的托布勒小溪在十八世纪曾经“流?#30465;?#36807;?#21697;?#30340;私酒。庄园自身则见证了乔治亚州的农?#30340;?#24335;与发展趋势。安达卢西亚内养有多种动?#21442;铮?#30333;尾鹿、野火鸡、红尾鹰、海狸、浣熊、狐狸、水禽,以及一大?#21495;?#34892;动物和两栖动物。再加上四周的湿地、沼泽地和阔?#35835;?#24320;阔地,共同组成了一个和谐而又生机盎然的生态系?#24120;?#28436;奏出一曲生态和谐的交响乐。

 

    主建筑是一栋大约建于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的白色?#35762;?#27004;房,种植园式结构,红色黄铜屋顶,并有一些附属建筑。这些附属物包括一座装有玻璃的前廊、一?#33258;?#25152;和一个棚屋。建筑北边的转角处则另外?#30001;?#20986;三间房屋,这三间房子是奥?#30340;?#20303;进去时特意为自己建造的。

 

    主建筑内有一个简洁的门厅,靠左面的?#22870;?#24314;有一个带扶手的楼梯,中间巧妙地通到墙角处,通过简短的楼梯?#25945;?#21518;折而向上。楼梯?#25945;?#30340;下面有一扇?#29275;?#36890;向后面那?#33258;?#25152;中间的?#32771;洹?#20027;建筑内靠左的?#32771;?#26159;奥?#30340;?#30340;卧室兼工作室;里面设有书桌、书架以及她的起居家具。奥?#30340;煞考?#30340;后墙上?#37096;?#26377;一扇?#29275;?#36890;向这?#33258;?#25152;的另一个?#32771;洹?#22885;?#30340;?#27597;亲的卧室。

 

    右面的?#32771;?#26159;餐厅,厨房就在餐厅的后面。寓所后面的棚屋里有一个储藏间,一间浴室和一个?#28216;?#38388;。转角处?#30001;?#20986;来的三间房屋被设计作单元住房,包括一间宽敞的起?#37038;摇?#19968;个小型的卧室和一个浴室。楼梯?#25945;?#30340;上面是一间楼厅,这间楼厅把二楼两间大小差不多的卧室连接了起来。位于这两个卧室壁橱中间的是一间浴室,从楼厅便?#23665;?#20837;。建筑的?#22870;?#37117;有烟囱,为奥?#30340;?#30340;卧室、餐厅以及二楼的两个卧室供暖。不过,奥?#30340;?#19982;母亲?#35789;?#29992;丙烷加热器为?#32771;?#21152;热的。

 

    罗伯特·杰克和路易斯·希尔是常住安达卢西亚的佃户,曾在这里生活。他们住的建筑是经过改装的十九世纪早期种植园式的单幢住宅,在结构上要比主建筑小得多,?#24067;?#21333;得多,前面有两个入口。这座建筑先前位于离主建筑更近的车道附近,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35805;?#36801;到现在距离主建筑西北部约225英尺的地点。奥?#30340;?#22312;她的信中几次提到希尔和他们的搭伙人威利·曼森,字里行间充满了愉悦的情?#23567;?/SPAN>雇用的临时帮手有时居住在三间佃户的?#32771;?#37324;,战后,在天主教救济机构的要求下,一家波兰?#20439;?#36827;了其中的一间。此外,还有一个机器仓房,一间陶瓦屋顶的奶房,一间下面带有挤奶间、上面有干草仓的牛奶?#38126;?#24178;草仓里藏有大包大包的干草,装有滑轮和铰链干草叉装置,一边是青贮饲料沟,贮有冬季动物的饲料。奶牛、公牛以及不产乳的?#27010;7直?#22312;远处坑坑洼洼的草场中尽情享受着它们的美?#37117;?#32948;。

 

    除了湿地、沼泽地以及房屋等建筑外,当然还有林地,这里有松林和阔?#35835;幀?#26494;林里有火炬松和短叶松;阔?#35835;?#37324;有白栎、红栎、橡胶树、北美鹅掌?#23613;?#23665;胡桃树、小无花果树和枫树等。它们都已成了特定的自然景观了。

 

    安达卢西亚在1980年被列入《美国国家史迹名录》,奥?#30340;?#30340;书简集《生存习惯》公开发表后,其对安达卢西亚的记述使这块地方声名远?#38126;?#37325;新焕发了生机。虽?#35805;?#36798;卢西亚紧邻一个快速商业化的地区,但是它?#27893;?#30340;森林地带几十年以来尚未被开发,?#21183;?#30340;原?#35745;?#24687;令人?#30446;?#31070;怡。徜徉于奥?#30340;?#30340;“文学庄园”里,我们不禁陷入了对她的回忆和思念之中。

 

 

    米勒奇维尔市格林大街是弗兰纳里·奥?#30340;?#27597;亲的出生地,也是她童年的乐园,奥?#30340;?#36879;过自己卧室的窗口就可以看到附近的总督府。奥?#30340;?#26159;在1938年随母亲从亚特兰大移居米勒奇维尔的,在这里读完了中学和大学。奥?#30340;?#30340;舅舅伯纳德·麦克休·克莱恩在亚特兰大是位知名医生,从1931年起他开始在城外购买地产,到1933年时在皮埃蒙高原边绵延的山脉中总共购得544英亩土地,并在上面建起了种植园建筑和一些附属建筑,命名为“栗色山庄?#34180;?#31354;暇时,他在那里养马,经营奶场,他的妹妹,也就是奥?#30340;?#30340;母亲里贾纳女士做薄记员。一天奥?#30340;?#22312;乘火车回家的路上,与一位女士攀谈了起来,得知内战之前?#31859;?#22253;叫安达卢西亚。为了使庄园声名远播,奥?#30340;?#26366;劝舅舅把庄园的名字改回安达卢西亚。1947年,伯纳德死时把庄园留给?#20439;?#24049;的妹?#32654;?#36158;纳和兄弟路易斯。此时,奥?#30340;?#25152;撰写的故事开始出现在一些著名?#21448;?#19978;,并?#19994;?#21040;了文学界的关注。但是1950年她却被诊断患有风湿性关节?#31069;?#36820;回米勒奇维尔?#37038;?#21487;体松治疗。不久,医生又确诊为红斑狼疮,也正是这种病在1941年夺去了她年约四十五岁的父?#20303;?#27597;亲担心这种不治之症的噩耗会使她悲?#20174;?#32477;,便决定隐瞒诊断结果。奥?#30340;?#36523;体极端虚弱,甚至难以攀爬楼梯,便于1951年与母亲从镇上搬到了安达卢西亚。她在这里修改自己的第一部小说,而母?#33258;?#32463;营奶场。奥?#30340;?#30340;病情很不稳定,经常要输血、注射。1952年,她的小说《智血》发表,也就此前不久她知道?#20439;?#24049;病情的真相。她靠宗教信仰、母亲的眷顾以及安达卢西亚的平和静谧的环境维系着自己的生命。母亲会给她讲一些市镇上的见?#29275;?#22885;?#30340;?#33258;己也关注米勒奇维尔的?#35835;?#21512;记录周报》和《农民市场报》上的内容。正是从这些平常生活中的平凡?#38468;?#30528;手她创作出了撼人心魄的小说。在致朋友的一封信?#26657;?#22905;讲了在德克萨斯州讲演期间遇到的一个学生,“他?#32654;?#24785;的目?#33307;?#30528;我问,‘奥?#30340;?#23567;姐,你写作的动机是什么?’?#19968;?#31572;说,‘因为我擅长写小说。’他认为我没有真正理解他的话的意?#36857;?#31572;非所问。”渐渐地,人们理解了,人们都知道她一语中的。

 

    在健康?#24066;?#30340;情况下,奥?#30340;?#20250;出去旅行演说;她甚至去了?#20998;蓿?#22905;感到在卢尔德圣地的访问有益于她的身心。不过,大多时候,她也只是到镇上进行一些社交活动或是到圣心天主教堂参?#29992;?#25746;,其余时间则在庄园度过。

 

    庄园的主建筑的?#23433;?#26159;个宽敞的装有纱门的门廊,里面有一排白色的柳条摇椅,坐在上面可以欣赏这块地产的景色。房子的正前方有棵小橡树,像个精灵般的侍从,远处还有白栎树、木兰、山?#39042;?#20197;及松树。后面有美洲山?#39042;?#26641;和雪松,奥?#30340;?#30340;凤凰?#25512;?#24687;在这里。1952年,她给弗罗里达州的一位饲养员下了第一份订单,收到了一对三岁的孔雀和四只小鸡。她把正屋后面的车库扩充为养殖场,用来养鸟。她大约饲养了四十只孔?#28014;!?#25105;过去常讲,我想有很多的孔?#31119;?#27599;次走出门口,都能碰到一只,”她给朋友写信说,“现在每次出?#29275;?#23601;有只孔雀会碰到我。”慢慢地,她又增加了珍珠鸡、鸭子、家鹅、天鹅和鸡等小动?#38126;?#27599;天精心照料着。

 

    奥?#30340;?#30340;家庭并不是一个大富之家,但是她们的家居环境好像掩盖了这一事实。虽然从住房内部装饰上来看,安达卢西亚相?#31508;?#36866;,但墙上的绘画大多是奥?#30340;?#33258;己的作品,帘幕都是她母亲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大厅宽敞明亮,右边是餐厅,也被?#31859;?#23458;厅。奥?#30340;?#30340;母亲坚持把餐桌叫做茶?#31119;?#33590;几与椅子放置在中间,沙发则靠墙放着。精心雕刻的大理石餐具柜占据了?#32771;?#30340;一侧,另一侧的墙上挂着奥?#30340;?#33879;名的绘有孔雀的自画像。壁炉饰面是幅苏格兰狩猎雕刻图,?#21592;?#26159;带有?#30452;?#30340;搁板,上面有成架的碟子和雕像。穿过转门便是厨房,还有“后会客室?#20445;?#37324;面有路易斯舅?#39042;?#32622;的大型胡桃木书架和维多利亚家具,奥?#30340;?#22312;这个会客室接待来访者。

 

    奥?#30340;?#30340;卧室也是书房。靠墙放的是带有玻璃窗的书架,中间是写字台,后面是个梳?#26412;?#26588;。在这间房子里,她通常从早上一直写到中午。写字台离床不远,?#21592;?#26159;莫里斯式靠椅、一台留声机和一叠贝多?#25671;?#33298;伯特、斯卡拉蒂的密纹音乐唱片。整个?#32771;?#30340;布局杂乱而又有序。?#32771;?#37324;有个黑色?#25512;?#30340;砖砌壁炉,壁炉架上有贝壳、鸟形书?#30149;?#30418;式照相机用的透镜、波提且利油画纹络的明信片、朋友的照片、她自?#27721;?#25552;时站在伯祖?#27010;员?#25293;的一张照片,有药店买来的药剂分配器,上面印着电话号码4522255,还有处方,上面写着:“弗兰纳里·奥?#30340;?#23567;姐。按药方用药。福尔格姆医生。31962。”而悬浮于天花板上的实际是一块圣心版画。

 

    现在,这座庄园成了她的崇拜者的朝圣之地,当地一些听说过她的逸闻趣事的朋友,甚至那些只是耳闻她的人,总是?#19981;?#26469;到这里流连驻足,神游于她的“文学庄园”之中。

 

 

    奥?#30340;?#20799;时的住房在萨凡纳查尔顿大街207号,现在是一家私?#20439;?#25152;。萨凡纳距米勒奇维尔大约160英里,这里风景优美,魅力十足。在引人注目的建筑间有布局严整的街道,这些街道连接着24个?#26234;?#27493;行于其间给人一种轻快舒适的感觉。而这座城市的悠久历史就像它的美景一样值得人们去探寻。

 

    奥?#30340;上?#21069;的房子在一座静谧的广场对面,前面是停车场,视野非常开阔。房子的正对面则是施洗者圣?#24049;?#22823;教堂,这座哥特式建筑宏?#30333;?#35266;,使人心生崇敬之意。奥?#30340;擅?#22825;面对这座建筑,难免受其影响。她父母都是施洗者圣?#24049;?#30340;信徒,还是少女时,她就在圣文森特语法学校与圣心学校等教会学校读书。怪不得天主教在她的生活与作品中占据了了重要位置。

 

    事实上,她笔下描绘的生活与她自己的生活是迥然不同的。她生在绅士之家,家人都受过良好的教育,事业相当成功。奥?#30340;?#30340;母亲里贾纳·奥?#30340;?#20986;身世家,外祖父曾担任米勒奇维尔市长多年。父亲爱德华·奥?#30340;?#26159;个地产商,后来在一家建筑公司工作。

 

    但是,死亡是奥?#30340;?#19981;得不面对的一大困?#24120;?#36825;里面原因颇多,既有个人的原因,也有宗教信仰方面的因素。她把自身的痛苦与灾难糅合进?#20439;?#24049;的作品之?#26657;?#22240;而她的作品带有某种沉重?#23567;?#22885;?#30340;?#35828;,《好人难寻》的女主?#26031;?#37027;位慈善的祖母恰处于一个宗教信?#34903;?#20851;重要的生命关口,她正面临死亡。这句话含意?#22982;幔?#20063;是理解奥?#30340;?#24605;想的关键点。很明显,作为一名天主教徒,死亡是她创作的原动力,由是而生发出来的主题常充盈着奥?#30340;?#30340;头脑,并见诸文字,演化成?#20146;?#25945;信徒的死亡故?#38534;?#36825;也许正是奥?#30340;?#20928;化情绪、寻求自我?#21442;?#20043;法。无论自己面临的死亡多么可怕,至少她是有准备的,她不会像自己作品中那些?#20540;?#32780;又可怜的?#23435;?#37027;样坐以待?#23567;?#20063;正因此,在奥?#30340;?#30340;笔下,肉体的死亡并不代表失败与灭亡,反而象征胜利与解?#36873;?/SPAN>

 

    要想从表面文字上得到有关作者的更多信息,这既要看作者自身及其文字传达能力,还要看你的想象力。有的作品独具特色,?#23435;?#29305;征鲜明,也许你就会认为自己了解作家,清楚其笔下的?#23435;鎩?#24403;然有的作家确实显身于自己的文字之?#26657;?#20294;是?#31859;?#23478;却并非如此。他们的文字也许会为读者设置?#20064;?#20351;自己不显山露水,却能于云山雾水中牵着读者的鼻子走。奥?#30340;?#23601;是这样一位作家。她的作品是暴力与信仰的矛盾统一体,这使她有别于其他南方作家,使人思虑她是谁,来自何方,思索她笔下的南方到底是什么样子,与现实的南方到底有什么?#32454;?#31561;等。这或许也是诱使人们去她的庄园游览的原因之?#35805;傘?/SPAN>

 

    奥?#30340;?#34544;居其中的安达卢西亚庄园、农业的乔治亚洲、还有那些艰?#29273;?#33510;的子民都走进了她的小说世界。她曾经对记者说,南方所特有的风物勾起了她无限的遐思冥想,也造就了她的文学王国。偏远乡村路边的红泥斜?#38534;?#19968;望无际的松林和废弃房屋上直冲云霄的烟囱都能使她的思绪片片飘飞;游方传教士、带帐篷旅行者、甚至棉花田里的稻草人都能开启她的智慧;绒线商店、高速公路边的车身修理厂以及二十世纪中期南方的所有其它矛盾现象都能促使她进行深远的思索。她善于观察生活中的?#38468;冢?#21892;于辨别人们言谈中的怪异之处,善于发现那些?#20540;?#27531;缺以及难以解释的东西。因而,“乡村”对奥?#30340;?#26469;说,意味着更多的东西,它是小说家所描写的现实乡村中的一?#26657;?#26159;该地区与人民的特点,该乡村的所有一?#24615;?#36825;位信仰天主教作家的信念中都是永久的,绝对的。在被问及南方作家尤其爱好写畸零人的原因时,她总是说:“那是因为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能?#19994;?#20182;们。”她曾写道:“我发现,来?#38405;?#26041;的任?#38382;?#24773;都会被北方的读者解读为?#20540;?#38500;非它的确是?#20540;?#30340;,而此时它却被认为是现实主义的。”单纯的现实主义从不是她的目标,同样她会说,“乔治亚州作家笔下的真正乡村不是乔治亚,不过乔治亚?#35789;?#20316;家们进入它的必经之地。”在滑稽剧与?#26893;?#25925;事的细微差别之间,她寻找着卓尔不群之处。

 

    再观照她自身,我们会发现,奥?#30340;?#24456;孤单,因为在安达卢西亚很少有朋?#35328;?#35775;她。日益恶化的病情是罪魁祸首。正是受?#35762;?#24773;的拖累,她显?#20204;?#21329;有加,对他人敬而远之,过着比较?#24405;?#30340;生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她的作品中多看到有缺陷的主?#26031;?#35201;?#35789;?#36523;体上的,要?#35789;?#31934;神上的,这极有可能是她潜意识中的创作行为。《弗兰纳里·奥?#30340;?#30340;世界》的作者约瑟?#25671;?/SPAN>亨丁(Josephine Hendin参观安达卢西亚后评论说:“坐在这个门廊上,?#19994;?#19968;次感到奥?#30340;?#30340;病情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她的生活。疾病的可怖之处却在于它阻止了她生活的改变。疾病带给她的孤独对这位害羞抑郁的女孩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她本来就感情含蓄,无论何地总显得那么孤单。她的病情只不过强化了她的这种?#24405;?#30340;存在状态,加深了她自称‘他者’的这种?#38480;?#30340;幽默?#23567;!?/SPAN>

 

    从荣格精神分析理论来看,她笔下的?#23435;?#34987;广泛用来掩饰她身体上与精神上的痛苦,她小说中的暴力主题看来也是合情合理的,她个性中阴暗的一面不得不寻求某种释放。荣格认为人格中的“人格面具?#20445;?/SPAN>Persona)与“阴影?#20445;?/SPAN>Shadow)这两个方面保持平衡是必须的。也许奥?#30340;?#31508;下的暴力现象正是她人格阴暗的一面在文学艺术这个健全的媒介中的合理释放。

|| 最新导读
持币的缪斯
斯坦贝克在蒙特雷
两样笔法 两色人生
奥?#30340;?#30340;安达卢西亚庄园
?#24503;?#26757;勒与纽约
翡冷翠 vs. 佛罗伦萨:译音及其原则
《孩子》——生命与成长的故事
驴子·妓院·热梅娜
?#31243;?#19982;儿童
欣赏E.B. ?#31243;?/a>
友情连接
集团成员:
少年儿童出版社 | 上海辞书出版社 | 上海古籍出版社 | 上海远东出版社 |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 上海人民出版社 | 上海科学?#38469;?#20986;版社 | 上海教育出版社 | 上海声像出版社 | 上海音像公司 | 易文网 |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发行中心 | 上海书店出版社
版权所有 ©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译文出版社
沪ICP备11030111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112
sgs
nba2k17手机中文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