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2k17手机中文版官网|nba杜兰特海报
滚动快讯
我社举行2017年北京?#25945;?#31572;谢会 精品教辅,沁满鹏城——我社教辅专题荐书会及英语学习讲座在深圳南山书城举行 《新英汉小词典》(第4版)新书发布会在上海书城举行 《山寨中国的终结》问世广受关注——雷小山外滩三号纵论中国创新动力源 黄昱宁获“春风?#38469;?#21183;力榜”金翻译家奖 “爱情的盐味:《卡罗尔》下午茶阅读分享会”举行 译文社2016年亮点新书吸引京城?#25945;?/a> 《博尔赫斯全集》第一辑在沪首发 作家学者共同解读“作家们的作家” 2015上海书展译文社表现不俗 第十二届译文CASIO杯翻译大赛 我社举行2015年北京?#25945;?#31572;谢会——京城记者评选译文社年度十大好书 知名培训师“袋鼠老师”做客北京天津——戴愫女士现身说法为职场“小兵”支招 我社举办《ELE现代版》新书发布会暨西班牙语教育教学专家论坛 抓住孩子想象力发展的关键期——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刘绪源主持“夏洛书屋“讲座 召唤读者融入 记?#38469;?#20195;语言——《英汉大词典》(第三版)编纂工程启动暨概念发布会在上海书展举行 米兰•昆德拉最新小说《庆祝无意义》译者马振?#19968;?#28909;签售 《美国本科留学指南》新书首发受追捧,权威解答直击留学申请难题 《新英汉词典 第4版(修订本)》隆重推出 TimeOut城市指南丛书 《英汉大词典》英文代序(全文)   
选择类别:
 
查询关键字:
在版书目查询
述评查询
期刊查询 高级查询
译文
?#24503;?#26757;勒与纽约
    

?#24503;?#26757;勒与纽约

/

/ [] V.S. 奈保尔

 

 

    ?#24503;?#26757;勒总是穿上他那件得体的深蓝色外套参加竞选,到最后他都要把头发剔得很短。大?#23478;?#20010;星期之前,梅勒的竞选团队就已经为这次活动牺牲了不少头发。梅勒的那位身强体?#22330;?#24050;过而立之年的竞选经理刚?#23637;?#28165;了他的小胡子,就连鬓角?#21442;?#33021;幸免。现在,他那年轻气盛的脖子看上去更加白净和整洁,漆黑的领带将他的衣领系得严严实实。从他胡子下发出的第一号施令,实际上出自梅勒本人。?#38405;?#20197;后,上周有三、四天,梅勒和他的团队之间有些疏远。

 

    “这其中有某种程度的角色混淆。”一个短头发的年轻人说。

 

    这些人仍然忠于总部,但他们宣称?#32422;?#25928;忠的是竞选事业和纲领。他们常用“候选人”取代“?#24503;保?#20351;竞选听上去神圣得像一次祭祀。有些人早已打出“支持?#24503;?#30340;旗号,而另外一些人用红色粉笔散布着反对?#24503;?#30340;猥亵口号,但是未敢用全名,而是用名字的首字母来代替。

 

    梅勒的竞选总部(现任参议员尤金·麦卡锡去年的竞选总部)就是哥伦比亚行政区内一座破旧大楼里二楼的一个脏乱的大?#32771;洌?#19968;楼是几间咖?#20219;?#21644;和一家桑?#26757;俊?#22823;楼里的电梯总是出故障,还是角落里的楼梯比?#20064;?#20840;,虽然转角处有时堆满?#20439;?#28385;垃圾的塑料袋。纽约某些地方跟印度的加尔各答很像。?#24503;?#30340;竞选总部被一块块低矮轻薄的隔板分成几个办公室,后来由于各种原因这些隔板随着竞选的进行被?#36861;?#25286;掉。?#32771;?#20869;家具寥寥,只有?#21018;?#29992;支架?#29260;?#30340;?#38647;櫻?#19968;些折叠椅和几台?#20174;?#26426;。打印过的纸散落得到处都是:墙上、地上、桌上。

 

    陆陆续续有支持者加入梅勒的竞选团队,使之日渐强大。有?#21271;?#19978;系着坐着婴儿的铝架的女孩儿出现在这里,使得梅勒的竞选总部看上去就像一个嬉皮士营地,带着家庭特有的隐私和自我满足的献身精神。就在上周气氛疏远的几天里,大伙儿的隐?#36739;?#22833;了。他们常常聚最后一块隔板后面的?#38647;优裕?#20687;业余演员在报酬低廉的电影理模仿忧郁一样,?#31859;牌?#37202;罐,好给那些开始遭冷漠后?#35789;芑队?#30340;记者留下他们正在酗酒的假象。

 

    这是一?#25991;?#20197;界定的竞选——专?#31561;?#22763;与门外汉、政治家与非政治家的对决。梅勒的竞选徽章上写着:对手都是些可笑的家伙。此时已经可以感到,上周的疏远可能是对疑虑或者惶恐情绪的掩饰。就在两周前,一个美国作家,他不是梅勒的朋友,告诉我梅勒的竞选将和1964年戈德华特的竞选一样,是一场自我战胜的竞选。梅勒和戈德华特一样,不拘一格,向往自由。?#25945;?#23558;会使他更加振奋,但仅仅是在他处于目前的情况中。此后梅勒将会失去密切的关注;随着竞选的推进,情况将会变得糟糕。到了最后,梅勒的主张,无论多么正确,都会被扭曲、诋毁,到时梅勒?#32422;?#20063;不得不四处寻求避难所。

 

    事情并非如此。但这确实是梅勒在他人气最旺盛时做的一?#21619;?#27880;。梅勒一直在抱怨?#25945;?#30340;报道,但是这些报?#21202;?#19982;日俱增,而且日渐严肃。就在竞选那天,41,000个登记过的民主党人?#35835;?#20182;的?#34180;?#23545;一个作家来说,这样的成绩相当不错?#27426;?#26757;勒这个七周的政治家而言,这样的结果也算是一?#38382;?#21033;了。蓝色外?#20303;⒀不?#28436;讲、数不胜数的握手?#22909;?#21202;的直觉没有错。使用这些竞选中的惯用方法——虽然政治家们常常自嘲这些举动——?#21857;?#23454;实帮助梅勒建立了不少威信。

 

    一直以来,这场竞选就像是一出知识分子的娱?#30452;?#28436;。在反反复复的声明和言简意赅的表达?#26657;?#26757;勒总显得那么真诚。他深谙如何利用语言天?#24120;?#20351;?#32422;?#30340;每句话听上去就和警句一样发人深省。“匿名产生厌倦。?#34180;?#21482;要犯罪是人类最有趣的活动,它的数量就会与日俱增。?#34180;?#38656;要越来越多的警察去保护越来越多的糟糕的当权政府。”而且,梅勒在现场采访中也很出色。他的回答——就像舌尖轻拍一下上牙床,似乎藏起来一块口香糖——突然、迅速、精炼。作家的想象力,从未间断的处理和组织经验(事后他告诉我:“你一直都在写关于你?#32422;?#30340;小说。?#20445;?#21487;以随时通过考察。

 

    “如果你获得了民主?#31243;?#21517;,你会选择对抗哪一派共和?#24120;俊?/SPAN>

 

    “马奇。他号称?#32422;?#26159;保守派。?#39029;譜约?#20026;左翼保守派。我们将会就保守原则的意义展开一次非同寻常的?#25945;幀?#35768;多号称?#32422;?#26159;保守派的人是右翼反对者,这实际上是两码?#38534;!?#19979;一个问题。这是在上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也是梅勒对言语感到厌烦的场合。

 

    梅勒最不擅长的?#26041;?#26159;此后的没有争议的电视竞选联赛,期间每位候选人可?#26376;?#27969;讲一?#31181;印?#27492;时那些政治家是赢家。尽管候选人都发表演说,但他们似乎并不在乎这些言语,甚至也不在乎他们?#32422;海?#20182;们清楚的知?#38647;约?#35201;的只是权力,以及权力是什么。梅勒的言语是他本人的一部分。作为作家以及政治家,他肩负双重重担;他这次既隐秘又公开的赌注中最?#25343;?#20043;处便是对双重角色的分身乏术将会为他引来?#21482;觥?/SPAN>

 

    梅勒的构想很宏伟——纽约,一座垂?#21202;?#25166;的城市,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是其主要问题,唯一的希望是重建一个完善的政治机构。在纽约作为第五十一个州的前提下,能够更直?#25317;?#25484;控资金,城内或多或少有几个区域可以遵循?#32422;?#30340;生活方式。这个构想的诱人之处在于:不?#24066;?#22312;曼哈顿区域内开?#25285;?#25972;座城市?#36824;?#36947;交通?#21857;疲惶?#20379;免费的公共自行?#25285;?#27599;月都有一个法定安息日,即甜蜜的星期天,这天将没有?#24615;?#30340;交通,而且“除?#22235;?#20043;外没有其他东西飞行?#34180;?/SPAN>

 

    这段话看上去倒像是一段痛苦的知识分?#26377;?#35328;。最初,梅勒的宣传方法也是典型的作家风格:在《纽?#38469;北ā?#19978;?#36152;?#38391;的、充满双关语的社论版块召集支持?#32422;?#30340;言论,通过作品《迈阿密和芝加哥的围攻》以及《夜之军》获得的奖项扩大影响力,号称?#32422;?#20851;于阿波罗登月的新书已经签下了百万美元的合约。

 

    在格林威治自治区进行的第一场竞选集会几乎成了知识分子的社交聚会,非常喧闹。?#29992;教?#30340;报道来看,梅勒的新书似乎在重复旧作《军队》。一个错误的开始——梅勒?#32422;汉?#26469;也承认了——不过这确实是一个作家才会犯的错误:一本新书在开?#38469;?#36890;常像对上一本书的重复。接着,竞选活动发生一些改变。它发现了之前缺少的部分——政治问题,从而整场竞选变得富于政治性并获得其本?#30465;?/SPAN>

 

    纽约城市学院曾是一所在种族问题上倍受争议的学校,它使用一种“双重录取政策?#20445;閡话?#21517;额事?#20173;?#30041;给来自弱势群体的学生。这一比例比以前上升了许多。所谓的弱势群体指的是黑人、波多黎各人,犹太学生将在这一政策中蒙受损失,学校的录取标?#23478;?#23558;?#21796;?#20302;。每个市长候选人,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24120;?#37117;公开表示反对这一政策。只有梅勒和他的“竞选伙伴?#20493;源?#34920;示支持。作为娱乐活动开始的竞选?#38405;?#20123;人而言已经变得危险。“这儿的犹太人把梅勒当成罪人?#20445;?#36825;一消息来自梅勒在布隆克斯区的一位工作人员。调查显示,反对这一政策的民众与支持的民众数量之比为八比一。此后几天,梅勒努力工作,企图让选民明白那些看似不负责任的做法实际上符合逻辑和社会需求。一周后,共识终于达成?#21495;?#32422;城市学院决定只录取400名来自弱势群体的学生,而不是1500名;声明发表之后,该?#24405;?#32456;于淡出?#26031;?#20247;视线。但是选举的声势却日益浩荡起来。

 

    竞选初期,梅勒会用这样的话来形容他的对手:“如果?#24066;砦以?#36825;里说脏话,那么我想说瓦格纳就是一件滞销商品。”这就是代表小镇参?#20248;?#32422;市长竞选的梅勒先生。最后他甚至还会这样形容瓦格?#26705;骸?#20182;不过是木林中的一匹领头的竹马而?#36873;!?#36825;句话更讽刺,更富有政?#25105;?#21619;。就在竞选当晚,梅勒失而复得的候选人资格使人们一路欢呼着跟随他从总部穿过第八大道来到他的?#30331;啊?#36873;民们也为梅勒的妻子和母亲而欢呼,她们也协助了梅勒的竞选。这时,人们见到了政治家梅勒作为一个普通家庭成员的一面。

 

    三周前,梅勒曾对一个电视台的记者说过,参加一场竞选好比写一部小说。二者都需要自信和创造性。“你的大脑无时无?#28393;?#22312;思考。作家以世界为对象进行分析,最终世界改变了他。整部小说完成之际,他已不再是以前的?#32422;?#20102;。

 

    如果梅勒有政?#20301;?#30784;,那么这是他作为作家的闪光点。不过梅勒已经是一个光彩照人的公众人物了。

 

    在镇级独立民主党人的年度晚宴上,有两位发言人将是以前曾与参议员尤金·麦卡锡和后来的参议员罗伯特·?#22799;?#36842;共事的家伙。麦卡锡、?#22799;岬希赫?#20004;个名字的魔力不仅限于左翼阵营内、反对群体中和自由?#25345;校欢?#19988;对于那些持不同政见、并做好失败准备的对手来说,分量也相当重。“我知道有人曾经资助过十四位竞选失败的候选人。”一位来自莱克星顿大街民主党的客人说。梅勒将会输掉竞选,但这位来自莱克星顿的客人似乎并不准备?#37038;?#26757;勒是一个失败者的事实。想法不错,可是就算梅勒能做些为美国争光的事,那也是在其他领域。

 

    ?#35753;?#21892;目的长相,让人有一种震慑感的体格,而不是不情愿的肥胖(梅勒的原话),一整天扑在竞选演说上而造成的些许疲惫、蓝色的眼珠在精疲力竭而又多变的表情中?#20102;福?#27627;无疑问,梅勒出席了镇级独立民主党人晚餐前的鸡尾酒会。

 

    “我对梅勒先生说过,”一个四十岁的女人说。(她的领口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他说我可以跟他上新闻发布会的?#25285;?#25105;想跟着他去任何地方。”她的护花使者牵着她的手,淡淡地笑着。

 

    竞选经理班宁列出了晚上的所有应酬事项,可能要熬到半?#20849;?#33021;完成所有任务。

 

    那个女人犹豫了一下,然后选择了晚宴。

 

    施瓦茨曼,梅勒先遣团队中一位十九岁的学生,说道:?#20843;?#22909;像说她是自由撰稿人,在写一个特写。有时候你是会碰到这种人。不过那个代理?#26031;?#23064;更符合我心目中作家的形象,虽然高了点儿。”

 

    做代理人的这个女孩儿有一?#26041;?#21457;,皮肤晒得黝黑,很酷地穿着一件鲜艳的红毛衣,她刚加入梅勒的竞选阵营。她也在写一个特写,上车后就拿出了笔记本。

 

    “为什么你没去越南?梅勒先生。”

 

    “我不想被杀死。”

 

    “?#20197;?#37027;儿待过两年,我可没死。”

    “那真是一场既可怕又可憎的战争。也许我应该为它做些什么。或许我应该为此而死。”

 

    班宁靠在前面的椅子上开始谈竞选活动的计划。梅勒也向前坐着,他们俩正?#33268;弁讲?#31454;选活动以及在一些东部酒吧里竞选的?#35760;傘?#26757;勒不想在酒吧里搞竞选前的游说活动,那意味着要?#26149;?#24456;多酒,要么碰到问他讨酒的选民。

 

    做代理的女孩儿说:“您认为?#32422;?#30340;政治履历?#29615;?#23500;么,梅勒先生?”

 

    梅勒转向她,笑了笑说:“作为一个结了四次婚的男人——把这写下来——我想告诉政治家:永远不要抱着你过去的成绩高枕无忧。”

 

    就在她奋笔疾书之际,班宁在谈论《生活》?#21448;?#19978;一篇有关此次竞选的文?#38534;!?#37027;篇文章在星期三是四页,到了星期四就变成两页了,而到了星期五居然变成了一页半。”

 

    梅勒说,《生活》?#21448;?#23545;它的撰稿人非常严厉。“这也就是《生活?#27675;?#22312;走向穷途末路的原因。”

 

    “人们都在谈论,”班宁说道,“《生活》要倒闭的原因是他们给你那篇关于登月的作品支?#35835;烁?#37228;。”

 

    梅?#25307;?#30475;着代理女孩儿,“也许他们在试着非难我呢。”

 

    “也许吧。”女孩儿说,“希望我没让你生气。梅勒先生,为什么你如?#31169;?#35848;?”

 

    这就是梅勒的竞选阵营期望得到的报?#25945;?#20889;。

 

    我们正位于东城下区。梅勒深情地称这儿为“幸存地?#20445;?#38472;腐的红砖房屋,狭窄的店铺和肮脏的玻璃,一块应景的空地。

 

    “如果你是立陶宛人,”一个东部中城民主?#27597;?#20465;乐部的男人问道,“你的名字怎么会叫梅勒?”

 

    “立陶宛犹太人。”梅勒回答,“两方面都是。”

 

    这个大厅并不宽敞,?#22870;?#24352;贴着各种海报、彩带以及星条旗,大概有四十个人正在折叠金属坐椅。

 

    “看诸位的长相,”梅勒说,“我敢?#30340;?#20204;不是个有同情心的民主党俱乐部。让我来听听问题吧。我可以想像第一个提问的人将会和我一样陷入窘?#22330;!?/SPAN>

 

    问题是有关第五十一个州的。“你认为纽约州政府会让你或其他任何人?#29273;?#20182;们?”

 

    “我们都知道什么可以终结一段不愉快的婚姻,正是个聪明的犹太律师,我认为我是镇上最聪明的犹太律师了。”

 

    这种气氛并没有?#20013;?#19979;去。一个女人问了有关纽约城市学院的问题。她坐在一个身着?#21482;?#21602;夹克的男士?#21592;擼?#30475;起来像是她的丈夫,两人看上去都像是教师。“为什么你?#35805;?#20182;们都送进哈佛?#37038;?#30495;正的优质教育?”这话显然是针对犹太人的,她在为黑人和波多黎各人说话。

 

    “你刚才说的话显示?#22235;?#30340;偏见。哈佛是我的母校……”

 

    “这就是我提这问题的原因。”

 

    “让我们假设哈佛的教育并不怎么样…”

 

    “你在逼她承认她没有说过的话!”男人吼道。

 

    “我们的大学之于教育的意义就好?#21462;?#32445;约人?#20998;?#20110;文学的意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笑声缓和了气氛。“不好意思我离题了。观众不应该相信一个连演讲都会离题的演说者。”他又对提问的人说:“你意识到跟你说话的那个人的不愉快了么?”这是一个既直接?#27835;?#21644;的询问。

 

    “我感到了。”男人说。他的回答就像条件反射一样,语气中充满忏悔之意。

 

    一阵寂?#29627;赫舛阅?#22899;,刚才还在为他们的热情及“名贵”的衣着而洋洋得意,看起来比开始苍老几许。

 

    这并不是最妙的做法,梅勒边说边消耗着时间。不过,大学做些调整改进总比等待毁灭要好得多。如果黑人没有频繁地遭到侮辱,如果给予他们更多机会,“你会发现黑人将变得和任何——一样刻薄、丑陋。”他的玩笑像在生气,他故意?#31859;约?#30340;情绪显得糟糕。

 

    “你在要求让孩子们去偿还这一?#26657; ?#22899;人喊道。

 

    “让他说!”

 

    “孩子们将会拥?#26657;?#26757;勒说,声音压倒了维?#31181;?#24207;的人,“与黑人一起读书的愉快经历!”

 

    会议在这里行至尾声,令人意外的是,听众席中爆发出了掌声。梅勒得体地往台下走,双臂敞开,?#32456;破教?#20687;一个准备出击的摔跤运动员。

 

    梅勒的下一站活动是募集资金,地点就在小镇里被称为电子马戏团的地方举行。这是个好名字。走廊和楼梯口的蓝色、红色、淡紫色的尼龙织物通过墙上的铝箔反射出来;在这五彩?#22836;?#30340;尼龙织物尽头,是一个宽敞的白色大厅,里面到处是摩肩接踵的年轻人,这些都是梅勒花钱雇来的人。但是此时?#38647;?#19968;人站在话筒前的梅勒却显?#23186;?#34385;。“你们来这儿是看我工作,?#26376;穡俊?#36825;个问题让人同情。“如果我们赢了,谁会关心我们?但是很少。”出于安全考虑,梅勒似乎准备好面对不满和沉默,他期待着能激怒他的提问。“现在听好了,我比你们这里的大多数人要保守得多。我会为你们工作并支持你们,但我不认为?#32422;?#20250;?#19981;?#36825;地方。”

 

     这场活动之后,梅勒一行人又来到了现代艺术馆对面的公共?#38469;?#39302;,参加女性选民联盟的活动。一个反?#26376;?#20811;?#35780;?#30340;艺术专业学生正在外面游?#26657;?#20182;们正迅速向大众发放宣传册,一个运动接着另一个运动。接着,场面开始变得混乱?#21898;偷下澹?#26757;勒的对?#31181;?#19968;,带着他的工作人员从?#38469;?#39302;里冲出来,梅勒跟着他们,每个人手里都?#31859;?#32473;其他人的宣传单。

 

    “不管上哪儿我都见得到巴?#19979;?#30340;人,我可以感受到他们?#38405;?#20204;的支持。”

 

    “?#24503;德!?#24052;?#19979;?#30340;拥护者说,“你这话可不怎?#26149;?#21548;。”

 

    和东部的民主党聚会也?#35805;才?#36827;了日程表。可是只有负责拍摄竞选活动的摄影师的妻子来到会场,身着一件粉红色的雨?#38534;?#22905;在路边等了好长时间了,俱乐部的门锁上了。忙着搞竞选活动的那伙人,好不容易才聚到一起,班宁?#25351;?#35785;我们要赶紧去见西部的民主?#24120;?#36824;说我们已经迟到了。

 

    “还是提前些好。”第二辆车子里传出的声音。

 

    “我和一个出租车司机谈过,”一个外国的记者说(他在电子马戏团那里加入了我们),“他?#24378;?#33021;知道《裸者》,但他们不知道作者是谁。”

 

    “?#26131;?#22825;在布鲁克林和一个犹太老人聊天,我告诉他梅勒这个人。他说‘就是那个刺杀?#32422;浩?#23376;的家伙吗?’事情已经过去九年了,但他谈起这事儿就像他当天早上刚在报纸上看到过一样。”

 

    “可能他的报纸迟来了。”

 

    他们又开始谈那个代理女孩儿。

 

    “你认为她真是一个作家?”

 

    ?#20843;?#38271;得这么漂亮,做什么都是有可能的。不过她一看就是那种?#19981;?#20621;大人物的少女。”

 

    我们终于赶上了西部民主党的聚会。在百老汇附近一个破旧房子的一楼大厅里,里面贴着罗伯特·?#22799;?#36842;的?#25484;?#19968;些尤金·麦卡锡的海报,还有星条旗。一群大约五十来岁的黑人(有些是波多黎各人)聚集在那里。梅勒的一个反对者正在那里聊天。

 

    “……让我告诉你一个控?#21697;?#32618;率立?#22270;?#24433;的妙?#21860;?#36825;是国会议员朔伊尔在说话,他花了五十万美金才在初选中搞到最后一席之地,在梅勒之下。

 

    梅勒进来了,头发有些凌乱。电视台的强光灯朝他打去。他不?#31995;?#22238;头,不?#31995;?#19982;周围人握手。

 

    “让警察远离派出所和日常工作地方……我们将拥有更卓有成效的政府去控?#21697;?#32618;?#30465;?/SPAN>

 

    掌声响起,并不是给议员的,而是给梅勒,接着很快在人们意识到议员在场而?#36739;ⅰ?#29616;在,作为一个普通议员,穿过混乱的群众,他微笑着走了出去。

 

    这群听众比较沉闷,因此梅勒也略显无精打采。他用反语开始了演讲。他说纽约城市学院将被共产党接管,这一点瓦格纳市长几年前就提到过了。听众还是没?#20174;Α!?#36825;是个笑话。”他用爱尔兰腔讲述了一个爱尔兰风格的笑话。沉默。“看来我已经失去你们的支持了?#34180;?#20256;来一些笑声,听众的情绪缓和下来。梅勒又滔滔不绝地讲了二十?#31181;櫻?#36825;是今晚最出彩的演讲。

 

    次日早晨,《纽?#38469;北ā?#19978;刊登了一篇文章:

 

    “梅勒竞选出尽风头,小镇宛若欢庆节日。”

 

    首先,电子马戏团这里的观众在东部小镇的摇滚大厅目睹了一场心理戏剧:“竞选?#20445;德?#26757;勒主演。同时,摄影机录下了一些诡异的画面,其中梅勒先生正觊觎着纽约城。

 

    在?#25945;?#20250;议上,梅勒一行就更郁闷了。《纽?#38469;北ā貳ⅰ?#21326;盛顿邮报》、《新闻周刊》等?#25945;?#24713;数缺席了早上的新闻发布会,而此时梅勒和他的竞选伙伴杰米·布雷斯林,一位看起来丑恶而?#30452;?#36481;的爱尔兰的著名专栏作家,身体强壮,长着深色头发,即将发表一篇关于住宅的演说。班宁带了整整一大箱材料,只有十五个?#22235;?#20102;他发放的资料——一直关注竞选的电台和电视台的人,还有一些外国的记者及那个身着绿色衣服的代理女孩儿。电视镜头和灯光朝她打了一会儿,她显得很镇静。梅勒从?#24352;?#20013;挤出了一点笑容。

 

    一个记者提了关于纽约新闻界“完整性”的问题。

 

    “简单来说,”布鲁斯林说,“没有人在这儿。当记者们听到公园大道上响起枪声,他们才开?#35760;?#21548;。”

 

    “电子马戏团,”梅勒随后说道,看着班宁递给他的《时代》的报道,“我不?#19981;?#36825;个名字和那幢大楼。”

 

    “那真是一幢很烂的楼。”班宁应和到。

 

    “我们从那儿募集了多少钱?”

 

    “几百美元吧。”

 

    “一点儿都不值。”

 

    “我上次跟一个美联社的人聊天,”班宁说道,为了解释为何人们对这场发布会兴味阑珊。“他们在办公室列了一个表。‘这些是我们今天早上要报道的新闻。’还有一个表是‘这些是我们今天不报道的新闻’。明天在同一时间我们还要举办一场新闻发布会,看他们来不来。”

 

     我逐渐感受到了班宁身上的戏剧风格,可能因为他受过一些外交方面的培训,他曾在美国外事机构工作过一?#38382;?#38388;,或许是受?#35762;?#20037;前在广播电台工作的影响。“我今天?#20849;?#33021;告诉你,”在活动之后班宁说道,“我的最爱究竟是政?#20301;?#26159;表演。”

 

    第二天来了三十多个记者。那个代理女孩儿穿着淡黄色衣服。《时代》派来了一位记者,《华盛顿邮报》也派来了一位。前一天晚上电视网播出了许多采访,这些随意的采访虽然和现实有些出入,但梅勒仍然抱怨倒一如既往。

 

    “我们必须去报社争取一点地位。他们企图让我们的竞选?#25343;?#21487;笑,我看他们已经多少达到了一点目的。我们在这方面失误了,让他们占了便宜。”

 

    脾气越来越糟,笑话越来越少。他看上去既疲倦又?#29926;?#36924;人,但是他的表情预示着胜利。不过,也有可能只是在演戏,他的表情太多变了,心情也令?#20439;?#25720;不定。

 

    两小时之后,在华尔街集会上,梅勒站在古老的财政部大厦下的华盛顿雕像前,俨然是另外一个人了。他的手时而插在扣好的上衣下面的裤兜里,时而又伸到上衣口袋里,看上去趾高气扬,像一个穿上体面的新队服的拳击手,自信地望着他的支持者排队站在宽阔的阶梯上,挤满了下面著名的狭窄的街道。音响效果很差。人们根本听不清台上发出的声音,包括布鲁斯林扬言要在公园大道上制造枪击案的威胁。但是整个场面很有戏剧性:仿佛人们真的听到了布鲁斯林的叫嚣。

 

    这天早上,华尔街上出现了一个陌生人,他对美国的了解仅限于电影上出现的那些再熟悉不过的画面。他会觉得此刻站在台上的那个人就是美国神话人物的缩影?#21917;?#20987;手、治安官、?#31561;恕?#27513;徒,甚至政治家。这就像一个电影里的场景:著名的城市里著名的街道,幢幢大楼,星条旗,华盛顿雕像下的致词和历史。这也符合梅勒对城市的感觉,或者对场面的感觉。

 

    但是当?#20197;?#31454;选活动结束后一周向梅勒提起此事时,他对华尔街的记忆很模糊;那次运动的细节、场景、话语,早已变得模糊不清。

 

    “你不是作家,所?#38405;?#19981;注意观众们的穿着。你只意识到他们目光的存在,就像一种?#38405;?#28436;讲的回应。你更像一个演员。”

|| 最新导读
持币的缪斯
斯坦贝克在蒙特雷
两样笔法 两色人生
奥?#30340;?#30340;安达卢西亚庄园
?#24503;?#26757;勒与纽约
翡冷翠 vs. 佛罗伦萨:译音及其原则
《孩子》——生命与成长的故事
驴子·妓院·热梅娜
?#31243;?#19982;儿童
欣赏E.B. ?#31243;?/a>
友情连接
集团成员:
少年儿童出版社 | 上海辞书出版社 | 上海古籍出版社 | 上海远东出版社 |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 上海人民出版社 | 上海科学?#38469;?#20986;版社 | 上海教育出版社 | 上海声像出版社 | 上海音像公司 | 易文网 |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发行中心 | 上海书店出版社
版权所有 ©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译文出版社
沪ICP备11030111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112
sgs
nba2k17手机中文版官网 排列3和值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广东高频彩11选5 塞维利亚三字代码 体彩20选5走势图带坐标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塞维利亚交通 红警共和国之辉 26选5百度文库 北京快乐8开奖分析 河南十一选五前三走势